苏州手绘墙,墙体彩绘风尚工作室

丝绸手绘的历史与传统

时间:2013-02-24 13:25来源:未知 作者:风尚编辑 点击:
手绘是我国历史最悠久、传承最古老的一种丝绸装饰工艺,与传统绢本绘画同出一源。两者在材料、工艺与技法上有颇多类似之处。从各地出土的历代丝绸实物看,虽然手绘织物数量不多,但几千年来绵绵不绝,直至18世纪,手绘工艺仍在外销丝绸上发挥着重要作用。文章
 丝绸手绘工艺自20世纪70年代重新发掘以来,已成为丝绸行业服饰品装饰的一个重要手段。据不完全统计,当前仅杭州市一地,大大小小的手绘企业或工作室就有二三十家左右,有做外销的,也有以内销为主的,产品包括围巾、披肩、服装、礼品等多种形式,档次不一。手绘是一种历史最悠久、传承最古老的织物装饰工艺,与中国绢本绘画同出一源,且在工艺、材料与技法上也颇有类似之处。

1手绘是最早的织物装饰手段

  丝绸手绘最早的记载,与中国皇族标记“十二章纹”的起源有关。《尚书·益稷篇》:“帝曰:予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绘,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绣,以五采彰施于五色作服汝明。”古代圣王要治理国家,首先必须要建立一定的法度,规定人的尊卑等级,所谓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十二章纹”就是只有圣王才有资格在服装上装饰的12种纹样,即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后来演变为皇帝龙袍上的专用纹样,一直延用到清代。对《尚书》中的这段记载,虽然历代学者的句读不一,意思也有差异,但一般认为十二章中,前六章是用手绘(“作绘”),后六章是用刺绣(绣)的方法,将纹样以五采彰施于服装之上的。

  在早期织物提花工艺未成熟的背景下,要达到服装五采皆备的效果,只有手绘与刺绣两种方法。成书于春秋末战国初的《考工记》,即《周礼·冬官》,据考证是一部齐国的官书,是记载我国古代手工艺设计与生产技术的重要典籍。该书记载了5种“设色之工”,即“画、缋、钟、筐、”;其中“缋”即“绘”,与“画”的意思接近,都是指在织物上用手绘的方法装饰五彩纹样,所谓“画缋之事,杂五色”。也有人考证说,两者的区别在于“画”要借助“规”、“矩”等工具,而“绘”是徒手描绘。不管怎样,手绘作为一门重要的织物装饰工艺被记载于《考工记》这一儒家经典之中,说明当时有相当一部分衣物是用手绘装饰的。
考古资料也证明,越是文明社会的早期,手绘在装饰工艺中的比重就越大。原始社会的先民,最早学会的就是在脸上和身上用矿物颜料涂抹各色花纹,即“绘身”,以显示其族群归属、神灵崇拜、巫术礼仪,或彰显其身份与地位。我国在黄河中上游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有一些人物造型的彩陶出土,距今约七八千年,其脸部与身上都装饰着丰富的花纹,可以说是远古人类绘身的形象展示。随着文明的发展,人们穿上了衣服,又发明了纺织,原来画在人体上的漂亮纹样被衣服所遮盖,于是直接将画在身上的纹样转移到衣裳上,这就是画缋工艺与服饰纹样出现的契机。因此织物手绘装饰早于刺绣,更早于提花与印花。我国最早的印花工艺出现在马王堆出土的西汉丝织品上,虽然没有比之更早的手绘丝绸衣物发现,但可以肯定的是,从手绘到印花,人类已经走过了上千年的历史。

2早期绢本绘画与丝绸手绘

  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在世界上独树一帜,是名副其实的国粹。特别是早期的绘画多为绢本,以毛笔为作画工具,以墨或几种矿物颜料与植物染料着色,其材料与工艺,实与丝绸手绘并无二致。绢本绘画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形式,流行于上层社会并受到官宦士大夫的喜爱,晚到东汉至两晋时期。而在此前,画家的身份基本上等同于工匠,而留存到今天的早期绘画作品,无论是画在陶器、漆器还是丝绸上的,都是具有明确功能意义的实用品,而不是纯粹的艺术品。因此越是早期,装饰与艺术越是浑然一体,难分彼此。绢本绘画的最早形式——帛画,也来源于丝绸手绘。

  我国现存最早的两幅帛画,分别为长沙战国时期的楚墓所出。一为《人物龙凤帛画》,1949年出自长沙陈家大山楚墓,质地为平纹绢,高31cm、宽22.5cm,右下角画一细腰长裙、侧身作合掌祈祷状的贵族女性,左上角画一对腾飞的龙与凤;二为《人物御龙帛画》,1973年出土于长沙子弹库楚墓,也是平纹绢地,高37.5cm,宽28cm,画一危冠长袍、侧身佩剑的贵族男性,头顶华盖,驾驭着舟形巨龙,龙尾立一鹤,龙身下画一尾鲤鱼。从出土情况看,帛画上端缝裹细竹篾,并系丝绳,其用途应为殡葬仪式中高举的旌幡,是一种丧葬礼仪用品,画中内容为想象中墓主人升入天国的情景。

  时代稍后的长沙马王堆西汉墓,也出土了2块T字形帛画,全长2米左右,构图基本相同,分3段表现了天上、人间、地下的景象。上段描绘日月、升龙及人面蛇身的伏羲女娲等天上境界,中段绘墓主人出行、宴飨等人间生活,下段绘神怪、蛇龙、鱼、龟等地下生物。从内容与形式看,也是丧葬用的旌幡,其主题思想同样是引魂升天。旌幡的质地都是平纹绢,画法都是以淡墨起稿,然后设色,最后再墨勾轮廓线。线条细劲流畅,设色以平涂为主,局部辅以渲染,使用的主要是矿物颜料,有青黛、藤黄、朱砂、土红、银粉等色,鲜艳夺目。除此以外,临沂金雀山汉墓中也有帛画出土,内容相似。

  虽然没有先秦时期的手绘衣物出土,但笔者推测其所用技法、颜料等与战国、西汉时期的帛画是一致的。在丝绸提花与印花技术成熟前,贵族们衣着上华丽的纹样主要依赖手绘与刺绣获得,手绘比刺绣更为简便易行,但缺点是不便水洗雨淋。从商代起,我国就出现了简单的提花技术,能织出回纹等花地同色的几何纹样,到战国时,已经出现了织锦技术,用五彩丝线织出更为复杂的图案,如湖北荆州马山一号战国楚墓出土的舞人动物纹锦就是这一技术的代表。因此,至迟从战国起,贵族服用的五彩图案的高档衣物,已经采用更为复杂的织锦或者刺绣,以显示其身份地位,而较为简易的手绘,可能更多地用于室内装饰或礼仪用品,如上述丧葬用的旌幡等。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从考古实物中发现手绘丝绸的痕迹。早期如商代安阳殷墟妇好墓中[1],发现了不少朱砂涂染的绢织物的痕迹,其中可以明显辨认的有9例,多黏附在一些贵重、精致的大型器物上,西周早期墓葬的丝织品上也发现过朱砂涂染的痕迹,只是不能辨认是否有手绘图案。长沙马王堆西汉墓在出土帛画与大量织锦、刺绣等衣物的同时,也出土了我国最早的印花织物——印花敷彩纱。这块织物采用印花与手绘相结合的手法,在轻薄的纱地上印绘出藤蔓状花卉,约有5种式样,纹样相似。其中一件色彩有五六种之多,朱红、银灰、粉白、墨黑四色保存完好,都为矿物颜料,着色匀细,固着坚牢。花纹单元呈菱形,据研究分析,藤蔓的灰色曲线是用凸纹版印制的,而朱红色的花、银灰色的叶和蓓蕾、棕灰色的叶子和苞片等,都是印制完底纹后用手工描绘上去的[2]。 (责任编辑:风尚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手绘壁纸起源及发展

    17世纪晚期,欧洲各国开始输入一种美丽的中国壁纸,这是水彩画般的绘画壁纸,它的出现...

  • 丝绸手绘图案选择需要注意的事项

    客户可以根据喜好、风格、寓意来挑选本公司常用线稿(常用设计线稿),也可以另外根据...

  • 手绘壁纸材料

    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一直在用名族手工艺术抵抗着工业化生产的西方墙纸,手绘壁纸是中西...